空姐西安核酸检测阳性飞抵北京去向不明?官方回应


两位作者提到,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能有效地跨越边界,并威胁美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疫情在美国各地的流行程度各不相同,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新冠病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

据欧洲新闻社报道,尽管不是所有的自治区政府都提供确切的养老院疫情数据,但调查发现最受影响的是马德里自治区,疫情期间至少有1115名在养老院生活的老人去世,但由于没有进行病毒检测,无法得知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确切人数。

早上8点,香港金紫荆广场举行升旗仪式,伴随着雄壮的国歌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区政府区旗徐徐升起,国旗和区旗升至旗杆顶端后,再下半旗,表达对内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西班牙疫情重灾区之一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家庭和社会事务部门官员确认,疫情期间共有362名老人因新冠肺炎在养老院去世。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香港特别行政区悬挂国旗及区旗的政府机构,以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区联络办公室、外交部驻香港特区特派员公署的办公所在地也下半旗志哀。